前年十月至二〇一八年一月之间,应诉人吴某、柳某春等9人与“阿四”、“阿牛”先后开车小车在港口区国内作案,趁着暮色5次盗窃龙圩区供电集团某地饭店内的电缆,共偷走各种标准化电缆线773米,总共价值97030元。二零一八年10月26日,吴某等两人又窜至陆川县境内部偷盗窃电缆,被盗电缆线价值为3166.46元。盗得电缆后,吴某等人将电线全体卖给首席营业官废旧回笼店的总经理谢某。

人民法院经济检查核对判以为,周某考、周某毅以违法占领为目的,结伙秘密偷取外人财物,数额庞大,其作为已结成盗窃罪;吴某明知是不合规所得而付与收购,其行事已构成隐敝、掩瞒犯罪所得罪。在协同犯罪中,周某考、周某毅均积极实践盗窃行为,均为主犯,应依照其各自所参加的全体杀人越货处分。周某考、周某毅、吴某在到案后,均属实供述相关犯罪事实,依据法律可从轻责罚。依照周某考、周某毅、吴某的犯罪事实、性质、剧情及社会风险程度,故对其三个人作出上述裁决。

图片 1

(奉慕英
黄常春卡塔尔国男士周某考及乡里周某毅三次合谋盗窃变压器铜线,随后将所盗铜线卖给废旧品收购店主吴某。近来,浙江富川县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判处周某考、周某毅有期徒刑八年三个月,并处分钱毛伯公二万元;以掩没、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吴某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责罚款毛曾祖父一万元;命令担任周某考等多人分头退赔被害者胡某、某石场、周某来经济损失14000元、25660元、12730元。

10名应诉人庭上受审

依赖《最高人民法庭关于审理破坏电力设备刑案具体使用法律若干主题材料的解释》第3条第2款规定,盗窃电力设备,未有危及公共安全,但应深究刑责的,能够依靠案件的不等情状,根据盗窃罪等作案管理。《中国刑事》第312条规定,明知是违规所得及其发生的纯收入而赋予窝藏、转移、收购、代为出卖依然以别的措施隐敝、隐瞒的,处四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只怕管制,并处或然单惩办钱。周某考、周某毅固然盗窃的是电力设备,但未危及公共安全,法庭故以盗窃罪追查其几位刑责。吴某在明知周某考、周某毅所售铜线为违规所得,仍予以收购,应该以隐敝、隐讳犯罪所得罪深究其刑责。

检察院以为,应诉人吴某等9人以违规占领为指标,秘密盗取外人财物,其行事均已触犯刑律,应以盗窃罪查究其刑责。应诉人谢某明知是客人盗窃所得赃物而选用,应以隐敝、掩盖作案所得罪查究其刑责。

综上,周某考、周某毅二次盗窃,涉及案件金额78590元,吴某隐蔽、隐讳犯罪所得若干回,涉及案件金额57590元。案件发生后,吴某亲属分别赔偿被偷变压器的三被祸害损失1230元、6370元、7000元,三被摧残对吴某的表现表示谅解且不再究查吴某的民事权利。

网编:郭家智

二〇一八年祭祖节前一天清晨,周某考及周某毅将胡某坐落于富川县连山镇某地沙场内的变压器盗走,价值21000元。随后,将所盗铜线卖给吴某。二〇一八年七月18日晚,周某考及周某毅再一次赶来富川县莲山镇,将某石场内变压器的铜线盗走并卖给吴某,价值38490元。那时候,吴某明知周某考及周某毅的铜线是以身试法而来,仍予以收购。同年11月11日晚,周某考及周某毅将周某来放在富川县新华乡某地的变压器铜线盗走,价值一九一零0元。吴某照旧在通晓铜线为偷盗而来却予以收购。同年10月十四日、三13日,周某考、周某毅相继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机关在办理案件经过中,开掘吴某有隐蔽、隐讳犯罪所得嫌疑。随后,在同年一月1日将吴某抓获归案。

相关文章